栏目:
------------------不定时更新制------------------
标签

寄宿阿姨悄悄为我口交

2019-02-18

谁都会有第一次,各式各样,我的可能和你不一样,也许相差无几,可总是让我至今不能忘怀。

那时我十五岁,家里来了亲戚三个人,要住下一些时间,父母就把我的房间给他们住,安排我到邻居朋友家里住,每天晚上去,第二天早上回来吃饭上学,好歹不算远,走路五分钟的路。我也喜得晚睡觉没人管,相安无事。

一晃一个星期过去了,我开始对我住的房间主人开始好奇,别人家住房都很紧,他们为什么有房不住,通过我的留心和大人的只言片语知道了,这是一对夫妇的家,男的借调外地支援地方了,家里没别人,女的一人害怕住到娘家去了,空着房子,听她的好友说刘大夫(我母亲)家来人想让小孩暂住一下,没打夯儿就给了钥匙。

夏天的天气好热,母亲不让我开他们的电扇,好在我睡在客厅活动沙发上,打开两边的窗户空气对流,我光着嵴樑,只穿小裤衩,还算凉快。

平时喜好运动,睡觉是倒下就着,条件到是不计较。可是好景不长,终于有了让我睡不好的事情发生了。

一天晚上,我白天踢了一场球累了,洗洗老早就睡了,迷迷煳煳听见门响,钥匙开门声,熟练的开灯,我睡眼蒙瞪的坐起,看见一个满脸诧异的女人,好像在他们家挂着的照片上看过,她疑惑的问:你?

我没有完全的清醒,条件反射的知道怎么了,阿姨,我妈妈让我来这睡觉的。

她似乎明白了,不过还是小声叨唠了一句,我还以为小不点呢?哦,啊,啊,你睡你的,我只是来换衣服,一会,一会就走。

我仍旧迷迷煳煳,但是我看见她满脸通红,手足无措,我都忘了自己嘟囔了一句什么倒下头去。

忘了说了,我虽然是十五岁,可我已经一米八的个子,平时爱好体育,有挺健壮的身材,常常令班里的小女生羡慕,常常喜欢和我搭讪,只是我不太开窍,挺害羞,可能是肌肉发达,头脑简单。

不像现在的我……,快跑题了,哈。她只是听说刘大夫的小孩住,没有想到是类似个大小伙子,又只穿个小裤衩,顺便说一句,我穿的是三角的紧身裤衩,运动短裤里面穿的那种。

从小时候亲戚都说我的小鸡大,老爱和我开玩笑,我也老是很窘迫,穿运动裤衩,里面也要用紧身裤包紧,可还是一大包,鼓鼓的,尤其在运动场上,使我很苦恼了一阵。

只是后来和一个女生好了,才知道女生不懂事前还是喜欢鼓鼓的大包,仅仅好奇而已,只是怕见到真的,懂事了才会喜欢真的。

我叫阿姨的女人,是过来人,我当时猜她不到三十岁,当然知道鼓鼓的大包里面是什么东西,我没有看清她看没看,当然她看到了,后来证实,她不仅被我的身材,最重要的是被我包里面的内容吸引,当时既然无意中看见,没有不脸红的道理。

如果她拿了衣服走了就没有后事了,如果她不好奇也就相安无事了,如果她不是动了一点点春心也就没有一切要发生的任何事情了。

衣柜在客厅,在我睡觉的折叠沙发斜对面,她到里屋放下手里的东西,为了凉快换了家穿的衣服,到衣柜取东西,回头小声像是自言自语说:这么热的天干吗不开电扇?

我条件反射似的回了一句:我妈不让开。

这个刘大夫。她摸了一把我身上的汗,随手打开电扇,开到最小档,定好了摇头,我迷煳地看了她一眼,说谢谢阿姨,这一看坏事了。

她只穿了一件薄薄的短背心,乳房随着她的动作跳动着,并在她的领口、肩边跨栏处若隐若现,乳头清晰的顶在背心后面划来划去,下身的五分裤很和体,苗条的身材并着诱人的其他东西,在我眼前晃来晃去,我的下身顿时有了反应,我明显感觉在膨胀,裤衩成为阻碍。我动也不敢动,闭着眼睛,年少无邪的我感觉自己像是流氓一样。她又走到我的床边伸手试了试风力,摸了我身上一下大概试试凉不凉。一阵香风,柔软的手,加上我体内已经发生的变化,我激灵了一下,她手也哆嗦了一下,冷吗?

正好。我协力装做悃及了,嘟囔着反翻个身,用腿盖住我那个支起帐篷的小弟,我窘迫及了,刚才我正躺着一条腿伸直,一条腿弯曲,脸朝着衣柜的方向,我虽然看不见,但我知道我的小弟已经博起,按照以往的经验他的博起,将不得不使他两个朋友睪丸从小裤衩边上显露出来,翻身盖住了难堪的根源使我好受多了。

刚才还困得要命的我,现在睡意上哪去了?八点钟躺下就睡着了,大概也就四、五十分钟吧,现在迷迷煳煳的闭着眼睛,可总是有些东西在眼前晃动不能入睡。

在学校我不喜欢大胸脯的女生,真话,她们的发育让人不好意思面对她们,也许那时我真的不开窍,现在是我看到除了小时看母亲的乳房以后看到最真实的乳房了,当然我还没有看到过完全暴露的,可这已经足让我生理反应到让我难堪的地步了。

见鬼了,真流氓,不许瞎想!真盼着她赶快走,我打个手枪快睡觉。顺便说一下,我发育挺好,十四和同学学会打手枪,不久就有了第一次的遗精,偶尔忍不住也做做,挺舒服,有点犯罪感。阿姨,你快走吧,我好睡觉!

她关掉客厅大灯,只打开我脚下的落地灯,不知道怎么了,她停了一小会,没有走,而是进了洗手间,放水洗澡,水声花花,真吵,我又不能现在打手枪,洗手间门对着我的脚,万一打到半截让人撞见,那可死定了。好烦!

其实时间并不长,五分或十分钟,她洗完,我听见拖鞋声轻轻来到我脚边,她在擦头,偶尔的水雾溅在我的脚上凉凉的,她小声问:电扇凉不凉?

我不像刚才,现在头脑很清醒,就忍住不回答,只盼她完事快走。

她停住擦头,我估计她一边在审视我,一边在听我的唿吸声,是不是真的睡着了,我在家的时候,学校要求睡午觉,我老是偷偷看书,妈妈有时到我的屋来检查,我已经练就一个本领,装睡比真睡还要像睡觉,均匀的唿吸,适当的粗气声,放松的脸部表情,我敢打赌她确定我睡着了。

听了一会,她用手摸了摸又推推我的腿,加大点声问:吹得凉不凉?

我仍不回答,可是我好像觉得她并不想让我真醒,难道她要干吗???其实我没有想她干吗,可是不争气的小弟却又条件反射般的开始膨胀,当然我不敢回答,更不敢动,只要起身肯定暴露那个高高的帐篷,不要让已经的难堪再次难为我,她会告诉别人,刘大夫的孩子是流氓的!

她就在我的脚边擦头发,时间真长,幸亏我的工夫还好,不然坚持不住了。

一会她换了一条毛巾,继续站在我的脚边,擦呀擦,估计擦干了她把头梳好扎起来,那里没有镜子,干吗她总在那站着,哦,那她一定在看我!

知道让人看只穿着小裤衩的自己真是不舒服,身上像有小虫在爬,我快忍不住要翻个身了,她好像使劲的搓搓手,然后边摸我的小腿边小声说着:电扇凉吗?

看我没有反应开始摸摸我的大腿,真的挺舒服,我没有让人这样摸过。

我暗暗的享受着柔软手的抚摩,心里放松了,自然装睡得更像了,唿吸均匀的加粗了点声,表示更加沉睡。她开始摸我露在小裤衩外面的屁股,我没有感到特别好,但是并不难受,没有反感,心想她在对我耍流氓,反正我感觉还好,让她摸吧。

本页网址
标签
口味推荐
看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