栏目:
------------------不定时更新制------------------
标签

满清绝代尤物前传

2019-02-18

 

先皇的灵床放在偌大的宫殿里,更平添了一种肃穆的气氛。
 
身穿丧服的骊太后独自跪在冷寂的大殿里,比大殿更冷寂的,是她的心。
 
骊后的皇子,即将继位的顺帝的话还在她耳边回响着:「先皇驾崩,太后只有两条出路:要么随先皇于地下,要么归皇儿所有,做一辈子皇儿的尤物。」
 
「追随先帝于地下还是让皇儿继承自己?」
 
骊太后在心里闪过无数念头.
 
她早就知道皇儿暗中喜欢自己,很多次先皇临幸的时候,她都知道皇儿偷偷地躲在珠帘后面偷窥,因爲爱子心切,她害怕先皇知道了会责罚顺儿,所以总是装作不知道,甚至有意无意替皇儿掩饰。
 
死亡对于35岁的骊太后来说,委实太早了一点,骊太后摩挲着自己丧服之下的肌肤,依然是那样丰腴而细滑。
 
但是,作爲遗産被皇儿继承,对于骊太后来说,同样是难以接受的。
 
「子蒸母」的背德之名从来都是被千夫所指的,与其让皇儿继承还不如一死了之呢。
 
骊太后拿定主意,缓缓地站了起来,解下腰间的白绫,准备以身殉夫了。
 
然而,骊太后刚把白绫解下来,有一只手从背后轻轻地把她手里的白绫抽走了。
 
骊太后吓了一跳,回头一看,是皇儿!他不知什么时候走到了骊太后的身后。
 
皇儿顺经长成一个高达英俊的男人了,他脸色阴沉地望着太后:「母后这是准备自尽么?」
 
「哀家也是爲了皇儿好,不想让皇儿背上千古骂名啊。」
 
「母后是怕自己背千古骂名吧?」
 
「啊,不是的。」
 
「真的不是么?母后如果真是心疼皇儿,你可知道,你这一去会让朕多伤心么?」
 
「这……皇儿有那么多妃嫔可以临幸,何必爲了哀家背上『子蒸母』的恶名呢?这可是乱伦之最啊。」
 
「母后可知道么?皇儿从小喜欢母后,皇儿有一个愿望就是要永远佔有母后。母后可以满足皇儿的心愿么?」
 
「啊!这………」
 
顺帝的这一番表白让骊太后脑子里象乱麻一样理不清了。
 
「母后如果不答应皇儿的请求,皇儿就拒绝登基。」
 
顺帝见骊太后的决心已经动摇,他决定使出杀手锏,让母后乖乖就范。
 
「啊!顺儿,不要!」
 
太后情急之中叫出了顺帝的小名。
 
「那么母后就是答应朕的请求了?」
 
「哎……」
 
百般无奈的骊太后仰天长叹,「做了先皇的爱宠,又做皇儿的尤物,莫非这一切都是命中注定么?」
 
「那就请母后当着先皇的在天之灵发誓,永远做朕的爱奴,一辈子伺候朕。」
 
「这?太难爲情了吧!」
 
骊太后觉得自己永远无顔见先皇于地下了。
 
「母后是想反悔么?难道母后还想伺候别人?」
 
顺帝紧逼不舍。
 
「啊!不是!不是!」
 
「既然不是,就请母后在先帝的灵前发下重誓,以告慰先帝之灵.」
 
「这……这……」
 
「母后快说呀!」
 
「先皇在上……」
 
骊太后深吸一口气,看来是躲不过了,她用颤抖的声音发誓:「先皇在上,从今以后,臣妾就是皇儿的爱奴了,愿意服从皇儿调教,一生一世伺候皇儿。臣妾未能持守晚节,忠于先皇,还请先皇宽恕臣妾的不忠。」
 
「哈哈哈」,顺帝得意地仰天大笑,「父皇不会怪罪母后的。子继父産不正是祖制么?父皇泉下有知,肯定会惊讶的,孩儿保证会把母后调教得比父皇在的更淫荡。」
 
说完,顺帝转到骊太后面前,抬起骊太后的下巴。
 
骊太后说完誓言已经羞红了脸,雍容端庄的气质再配上满脸羞愧的表情,别有一番韵味,让顺帝看得怦然心动,一霎那,他觉得自己的阳具暴涨地挺立起来,好像要顶破黄袍一般。
 
他解开黄袍,拉出早就如巨蟒昂头一般的阳具,抓住骊太后的头发,强行把阳具塞进太后的小嘴里.
 
「哈哈,既然母后已经答应做朕的爱奴了,那就当着父皇之灵先伺候朕的阳具。母后可要把伺候父皇的功夫都使出来哦!如有半点差池,父皇在天之灵可不会放过母后的!」
 
「呜呜呜……」
 
骊太后的小嘴被皇儿的阳具涨满了,只能发出含溷的声音。
 
当她跪在先皇的灵前,被儿子的阳具插满了小嘴,那种背德感令她羞耻得无可逃遁,然而,随着抽插的深入,她好像又回到了被先皇临幸的时刻,快感渐渐地从她身体里升起,她越来越主动地吞咽着顺帝巨大的阳具,好像想把阳具深深地吃进去,让阳具插进自己的咽喉和食道一样。
 
当顺帝的阳具插进骊太后的嘴巴时,他被那嘴巴的温暖陶醉了。
 
这可是他朝思暮想的小嘴啊,当他偷窥母后与先皇行淫的时候,曾经无数次冲动地想插进那张诱人的小嘴,今天,终于他做到了。
 
其实,太后的口舌功夫并不比顺帝其他的妃嫔高明多少,然而,太后口交时那溷合着高贵与淫荡的表情让顺帝情慾勃发,一想到这张金口玉言之嘴此刻正在尽力地取悦着自己的阳具,顺帝的精液忍不住在骊太后的嘴里爆发出来了。
 
感觉到顺帝射了,骊太后想吐出顺帝的阳具,却被顺帝紧紧地抓住头发,动弹不得,无奈,骊太后只得吞下了儿子的精液。
 
看着骊太后的嘴角还流着没有吞完的精液,就象一幅无比淫靡的图画,顺帝觉得无比兴奋.
 
他大笑着朗声对太后说:「现在,朕的精液已经占据了母后的咽喉食道。以后,朕的精液会佔领母后的每个腔道。」
 
顺帝的登基大典。
 
19岁的顺帝接受王朝的玉玺,继承了帝王之位,改年号爲天辰。
 
继位仪式完毕,朝礼司仪却紧接着宣布了一个令文武百官瞠目结舌的仪式:「最后一个仪典:恭请皇上继承先皇遗孀。」
 
没有理会百官们的惊讶,顺帝一挥手,宫娥们簇拥着凤冠霞帔的骊太后走上朝堂。
 
脱去丧服的太后,穿着盛装在衆宫娥的簇拥之下走来,举手投足之间显得格外雍容华贵,颇有母仪天下的气质.
 
骊太后走到顺帝的龙椅前跪了下来。
 
司仪唱到:「请皇太后献上帝王之钥」。
 
在文武百官惊讶的目光下,骊太后双手颤抖地向顺帝捧上一把金光闪闪的钥匙。
 
顺帝接过钥匙,问道:「请太后向朕的爱卿讲明,此金匙有何用途?」
 
「这……」
 
骊太后横下一条心,说道:「此乃先皇给臣妾的所造的贞操带之匙。」
 
「拥有此金匙之人可以做什么呢?」
 
「拥有此金匙者,便是臣妾的主人,臣妾但凭驱遣。」
 
「哈哈哈,那就请母后诏告天下,让朕继承先皇的遗物吧。」
 
事已至此,骊太后完全没有退路了,文武百官们的眼神有惊讶有鄙夷,她都全然顾不得。
 
她向衆大臣诏曰:「奉天承运,皇太后诏曰:先皇归去,皇儿继位。按本朝祖制,理应子承父産.哀家从今日起由皇儿继承,哀家的一切都归皇儿所有。从今往后,哀家但凭皇儿使用驱遣。」
 
骊太后说完,朝堂里悄然无声,太后只听得见自己的唿吸和心跳声。
 
过了好几秒钟,百官里有几个会见风使舵的大臣终于反映过来了,抢先向顺帝祝颂:「恭贺吾皇喜得皇太后!」
 
其他的大臣见事情已经这样,也就无话可说了,于是朝堂上响起一片颂贺之声。
 
「哈哈哈!衆位爱卿同喜同喜!」
 
顺帝对眼前形式的演变非常满意,于是他当着衆臣掀起太后的袍服,露出里面金光闪闪的贞操带,他用金匙打开了贞操带,用刚拿到的玉玺在太后的臀部盖上一个鲜红的印章:「从今以后,母后就归属于朕了。」
 
此时,有个平时最善于投其所好的礼部尚书出列奏道:「吾皇万岁万万岁!今日金匙即开,太后归属已定。臣等恭请吾皇当庭临幸太后,以昭示天下太后之归属。」
 
「哈哈哈,爱卿此言甚好。」
 
礼部尚书的奏议让顺帝龙顔大悦,真是说到他心里去了。
 
太后听到这话,简直要昏过去了,皇儿要当庭临幸太后,这可是开天闢地的乱伦之最啊。
 
她张开嘴想说什么,但是,她又能说什么呢?她只觉得皇儿硕大火热的阳具勐地从身后插进她的小穴,一直插到了子宫深处,她脑子里闪过一个念头:「想不到当年养育皇儿的子宫,竟然被皇儿用阳具插入了。」
 
阳具的热力透过她的子宫,穿透她的内腔,她整个人都被那阳具的热力穿透了。
 
那一刻,太后觉得自己的魂魄被一股巨大的热浪抛上了天花板,她低头看着下面:庄严的朝堂上,满朝文武怔怔地注视着龙椅;龙椅下,自己面朝大臣们跪着,盛装的朝服被掀起了后裙,高大的顺帝正在用他那粗壮的阳具一下一下地抽插着自己的小穴……当顺帝滚烫的精液全部射进太后的子宫时,「啊!皇儿把精子射进孕育他的子宫了!」
 
想到这里,太后再也支持不住,昏了过去……当太后醒来的时候,她已经躺在坤甯宫里了。
 
她睁开眼睛,看见皇儿英俊的面容就在面前。
 
「母后醒过来了!」
 
看着顺帝关切的眼神,骊太后心里又泛起一丝柔情:「哀家没事了。皇儿不必爲哀家担忧.」
 
「哦,母后没事了吗?那接着把仪式进行完毕吧。」
 
「啊!还有什么仪式啊?」
 
太后一听到「仪式」
 
就吓得魂飞魄散,不知道顺帝还有什么名堂,她已经有个预感:在行淫的本事上,顺帝会比他的父皇有过之而无不及。
 
太后害怕的样子让顺帝觉得很有趣,让自己的母亲对他害怕,顺帝心里就冒出恶作剧的快乐火花。
 
「得知朕继承了母后,云梦国王特地进献了一份稀世礼物给母后。让朕给母后戴上吧。」
 
顺帝回头对宫娥一挥手,宫娥捧上来一个纯金打造的盒子,啓开盒盖,里面躺着一红一白两只鸽蛋大小的珠子,看起来晶莹剔透,最特别的是,珠子里面是镂空的,各装进了一只纯金的小铃铛,做工之精巧,令人叹爲观止。
 
「这是做什么的?」
 
「母后有所不知。此物名叫魔幻媚珠,乃云梦国的国宝之一。这两颗珠子是稀世的冷玉和火山玛瑙浸在十多种奇淫无比的牝兽淫汁里淬炼成的,红色的火烫,白色的冰冷,把它们放进女人的阴户之中,会随着女人的行动来回滚动,一冷一热刺激阴户内壁,令女人随时都春情慾动。而珠内的两颗铃铛,会随着珠子的滚动发出响声,太后走到哪里,大家都会听到太后阴户里的铃铛声。」
 
「啊!竟有这等东西!」
 
骊太后一面感慨人们爲了行淫的种种机巧,一面又在想像这两颗珠子放到自己的小穴里会是何等滋味。
 
「呵呵,不过,这两颗珠子还有一个更奇特的地方,就是会在行淫的时候,随着阳具来回滚动,更加刺激小穴哦!天下女人,只有象母后这样的尤物才有资格享用如此珍宝,母后开心么?」
 
生了一个这样的儿子,骊后不知道应该庆幸还是悲哀。
 
然而,骊太后一面满脸通红地听着顺帝的描述,下面的小穴却又不知不觉地湿润了。
 
太后的反应没有逃过顺帝犀利的眼睛,他一把扶过太后,掀起太后的亵裤往小穴里一摸,水汪汪地都是太后的爱液。
 
「哈哈,母后等不及了把,皇儿这就爲母后戴上媚珠罢.」
 
顺帝不由分说,拿起两颗珠子,掰开太后的小穴就往里塞。
 
太后的小穴已经非常润滑了,两颗鸽蛋大的珠子很顺利地塞进了太后的小穴。
 
太后只觉得小穴里顿时一冷一热,刺激无比。
 
顺帝这时侯脱掉龙袍,把早已硬邦邦地阳具插入了太后的小穴:「母后好好尝尝媚珠的滋味吧」。
 
媚珠的铃铛发出清脆的乐声,爲如此淫靡的母子乱伦之戏伴奏着。
 
那媚珠果然神奇无比,随着阳具的抽插回来滚动,一冷一热,弄得太后的小穴奇痒无比。
 
在媚珠的刺激下,太后不再是被动地被抽插,而是主动挺着阴户迎接顺帝的阳具,简直巴不得那阳具能插到子宫里.
 
感觉到媚珠绕着自己的阳具转动,顺帝忽然来了灵感,想起小时候玩过把珠子弹进洞里的游戏:「母后,儿臣要玩弹珠子的游戏了。」
 
顺帝调整了一下角度,一记冲击,准确地把那颗滚烫的媚珠顶进了太后的子宫.
 
滚烫的媚珠在子宫里滚动着,太后的子宫不禁一阵剧烈地抽搐痉挛。
 
「还有一击!」
 
顺帝话音未落,另一颗冰凉的媚珠又被射进了太后的子宫,「啊!啊!哀家要丢了!」
 
如此强烈的刺激令太后全身都抽搐起来了。
 
「最后一击!」
 
顺帝最后深深的一记冲刺,生生地把硕大的阳具突破了太后的子宫口,插进太后的子宫深处,顺帝的精液勐烈地在亲生母亲的子宫里喷发着……从此,顺帝对他的三宫六院兴趣全无,太后每天侍奉在顺帝左右,当顺帝批阅奏章的时候,她就跪在龙桉下用口舌侍奉顺帝的阳具。
 
顺帝休息的时候,就让太后跪伏在地上,用挺立的阳具抽插太后的小穴。

本页网址
标签
口味推荐
看视频